各种翻译版本的国际歌

日期 2018-12-8

 长沙翻译公司总结在上述两个版本的曲和国民革命军中,第三,第四和第五法国诗节都没有用中文演唱。中国译者沉宝基(简体中文:沉宝基;繁体中文:沉宝基,1908-2002)在1957年出版了一本完整的中文译本,全部是六个法国诗篇。沉的翻译将“国际歌”改为音节中的“Yīngdāi'ěrnàxī'àonà'ěr”(简体中文:因呆尔那西奥纳尔;繁体中文:因呆尔那西奥纳尔),不同于音译的音译。曲与国民革命军。由于“中华人民共和国着作权法”赋予个人终身加50年的版权,因此预计在2052年底之前,沉的翻译版权仍将受到版权保护。


除了国语版外,“The Internationale”还有粤语和台湾福建版本,偶尔在香港和台湾使用。两个版本都没有翻译“Internationale”这个词。


自殖民统治时期以来,印度语中的歌曲版本,特别是孟加拉语和马拉雅拉姆语的版本已经存在。它被激进的诗人Kazi Nazrul Islam翻译成孟加拉语,随后被孟加拉语歌手Hemanga Biswas翻译成孟加拉语。阿萨姆语版本由诗人Bishnu Rabha翻译。
这首歌的马拉雅拉姆语版本自20世纪50年代就已经存在,由印度统一的印度共产党(CPI)的演员和社会活动家Premji翻译印度喀拉拉邦人民的歌曲。
巴基斯坦音乐团体Laal在他们的翻译中演唱了这首国歌。



这首歌有3个版本,第一首是由Partido Komunista ng Pilipinas-1930的Juan Feleo以英文版翻译成的“Pandaigdigang Awit ng Manggagawa”(国际工人的国歌)作曲。[引证需要]第二版由菲律宾共产党(CPP)组成,源自中文版。[引证需要]第三版也来自中文版,由CPP主席何塞·玛丽亚·西森翻译。


在1965年的文化大革命前一年制作的电影“东方是红色”中,这首歌在最后一个场景中完成。
在1993年由中国导演姜文拍摄的电影“阳光灿烂的日子”中,这首歌在一个残酷的场景中大声播放,主角马小军一再击败一个无辜受害者的无辜受害者。在文化大革命期间(1966-1976),电影使用了“国际歌”,这是一首在官方活动中播放的歌曲,也是在这一时代电视广播结束时播放的,旨在象征毛泽东思想正直的虚伪。
在Federico Fellini 1973年的电影“Amarcord”中,这首歌是用留声机播放的,作为残酷恶作剧的一部分,让一个无辜的人在20世纪30年代意大利被法西斯主义者逮捕。
Ken Loach在1995年西班牙内战期间制作的电影“土地与自由”中使用了这首歌的西班牙语版本